您的位置  生活资讯  生活

大明王朝人物志:成年人最大的悲哀,就是突然读懂了吕芳

他是“司礼监掌印太监”,俗称“内相”,自嘉靖元年便御前近侍,跟着嘉靖皇帝斗群臣、推新政、抗倭寇,眼睁睁看着这位天生的帝王一步步修炼成仙并长时间处在“孤独求败”的巅峰状态。

他是吕芳,距离嘉靖皇帝最近的人,也是最了解这位神秘帝王的人。

嘉靖四十年年初的“御前财政会议”之前,吕芳曾对“内阁”有过如此交代:

“众位大人,腊月二十九周云逸的事大家都知道。从初一到今儿,皇上一直就在这里清修祈雪。今天虽然降了祥瑞,可皇上的心情也不准能好到哪儿去。亏空上的事,能过去我们就尽量过去,今年再想别的办法。我还是那句话,天大的事情,我们可得同舟共济。”

这就是吕芳贯穿整部《大明王朝》的基本态度,嘉靖皇帝是他的底线,必须维护之;“掌印太监”是他的本职工作,必须履行之;平衡内阁、稳固皇权是他存在的意义,必须实现之。当然,吕芳还有一点私心,那就是对干儿子们的疼惜和维护。

作为“内相”,吕芳的地位甚至高过了“内阁首辅”,毕竟他的背后站着嘉靖皇帝,可就算地位如此显赫,他也有着诸多难处。

作为嘉靖皇帝的“身边人”,明知裕王会成为大明未来的主子,他也不能主动靠拢,只能将自己的干儿子——冯保送去裕王府,希望将来能有一条活路。

作为“司礼监掌印太监”,明知自己的责任就是制衡内阁、维持朝局平衡,他还必须对严嵩谦卑恭谨、客客气气。嘉靖皇帝希望“司礼监”制衡“内阁”,但绝不希望两者之间产生严重内耗;正如嘉靖皇帝可以放任“清流党”和“严党”之间的对决,但只希望两者平衡,而不希望两败俱伤或者一方独胜。

作为“干爹”,明知陈洪对自己有着巨大威胁,可他为何不提前将陈洪扳倒?不是做不到,而是有些事必须交给这样一位狠角完成;明知杨金水于浙江的贪腐事实,可他为何不处置杨金水?不是袒护,而是换成别人同样会贪腐甚至更甚,而杨金水最起码能够做到时时汇报、事事请示。更重要的是,不给下面留点好处、留点希望,谁会认吕芳这个“干爹”?吕芳,又该如何掌控皇宫内外的十万人?

当然,这些都非吕芳的显著特点,上至嘉靖皇帝下至淳安县丞,谁不是“沈一石”。一句“身不由己”都能给出最为完美的解释。

修炼成精的大智慧,才是我们最需要读懂吕芳的所在。我们用三个片段来深入了解一下这个人物:

嘉靖皇帝前往裕王府看孙子的时候,胡宗宪“建议延缓改稻为桑”的奏疏也到了,严嵩请吕芳当场交给嘉靖皇帝并让嘉靖皇帝当场给出决断,我们来看吕芳的具体操作:

“大喜的日子,奴婢再给报个小喜,江南的织造这回和西洋的商人一次就谈好了五十万匹丝绸的生意。”

嘉靖皇帝正高高兴兴地看孙子,这时候呈上胡宗宪“延缓改稻为桑”的奏疏,说轻了叫没有眼色,不会来事,说重了就是典型的找死。可这道奏疏还必须呈给嘉靖,该怎么办?

我们来看吕芳汇报的精明操作:

嘉靖皇帝正在看孙子,吕芳绝对不能硬生生地改变话题,用“大喜”引出“小喜”就是“锦上添花”,就能在不影响嘉靖情绪的前提下,将话题悄无声息地转到“丝绸生意”上。

提到丝绸生意,嘉靖皇帝自然会想到“丝”,也就自然会想到刚刚决定推行的“改稻为桑”。提到“改稻为桑”,吕芳再将胡宗宪的奏疏拿出来就成了顺水推舟、自然而然。

就整场对话而言,吕芳只想给嘉靖皇帝汇报一个“小喜”,而后的内容都是嘉靖问、吕芳答,吕芳反倒成了被动一方,只不过对话的结果却向着吕芳的设计方向慢慢推进。

等到嘉靖皇帝问及“浙江那边产的丝能不能跟上”的时候,吕芳有一个明显的停顿,这就是要告诉嘉靖皇帝:你看,大喜的日子,我本不想影响你的情绪,你既然问到了,我也只能如实回答。

“胡宗宪有个奏疏,本想回宫以后再给主子看。”

再次强调了自己对嘉靖皇帝情绪的照顾,悄然隐瞒了自己上呈奏疏的主动性和目的性。

吕芳的这段戏码告诉我们,汇报工作是门艺术,领导的心腹汇报工作更是一门艺术,因为你离领导最近,最容易被人拉拢、收买,没有目的都能让领导生出三分猜忌。所以,一定要考虑领导的情绪,站在领导的角度思考问题,将“主动汇报”改成“被动回答”,方能释疑,方能稳固自己在领导心中的形象。

沈一石将“织造局贱买百姓田地”改成“织造局奉旨赈灾”以后,嘉靖皇帝召集五大阁员、五大太监和裕王再次召开御前会议。

会议上,嘉靖皇帝就“父子”展开话题,并就此训斥了吕芳一句:

“吕芳,你本是个没有儿子的人,可你的儿子比谁都多,那么多干儿子干孙子你累不累啊?”

关于吕芳的干儿子干孙子们,嘉靖皇帝有着清醒的认定,那就是“吕芳临走了都明白,别看那么多人都叫他老祖宗,他永远都是奴才”、“吕芳伺候朕四十多年,从来就没有自己的人”。而且,吕芳有很多干儿子,嘉靖皇帝早就知道,可为何在此时专门提出了出来?

项庄舞剑,意在沛公,嘉靖皇帝的目的并非训斥吕芳,而是借吕芳敲打内阁,敲打严嵩。

所以,吕芳不用辩解,当然辩解也无用,认错就是:

“奴婢错了!”

嘉靖皇帝又给了一句回答:

“无关对错,皆因糊涂。”

“无关对错”,就没事;“皆因糊涂”,那就深入领会嘉靖的真实意图,继续接下来的对话。

嘉靖皇帝的真实意图何在?

“你那个干儿子杨金水回杭州后怎么着了?每年几十万匹丝绸捏在人家手里,到了朕想拿出点粮赈济灾民还得靠人家去做好。现在朕的儿子退回了十万匹丝绸,先把账还了。可今年卖给西洋商人的五十万匹丝绸有没有着落?总不成胡宗宪在前方打仗向朕要军饷,朕还要看人家眼色行事吧?”

引出杨金水:强调江南制造局已经被“严党”渗透;

隐射沈一石:强调自己已经还了沈一石的账;

更重要的是,嘉靖皇帝还将“丝绸生意”和“抗倭军需”,甚至是自己的脸面、权威联系在了一起。

好了,嘉靖皇帝将问题都说了出来,我们再来看吕芳是如何回应的:

“奴婢请罪是想告诉内阁,织造局是大明的织造局,任何人打着朝廷的招牌经商营私,都是以商乱政,都与织造局无关。内阁应该查明此人,即刻拿办。今年死也要死出五十万匹丝绸,卖给西洋,筹集军饷,及时供给前方,要是误了胡宗宪在浙闽和倭寇的战事,司礼监和内阁共同领罪。”

织造局被“严党”渗透,该怎么办?吕芳给“严党”扣上了一顶大帽子——“以商乱政”,予以敲打;沈一石的账还清了,该怎么办?自然就是嘉靖皇帝不愿领沈一石赈灾的人情,自然要“即刻拿办”;“丝绸生意”关乎抗倭军需,关乎圣上脸面,该怎么办?完不成“丝绸生意”,司礼监和内阁“共同领罪”。

什么叫“深通上意”,什么叫“代行天下所不能行,代言天子所不能言”,吕芳就是一个最为出色的例子。

只是,嘉靖皇帝对吕芳的回答满意吗?

吕芳说完,严嵩有一个想要抢话的动作,却被嘉靖皇帝抢了过去,说道:

“朕说了,朝局你们去议,朕只是给你们各位打个招呼。”

没同意也没反对,只是强调了“打招呼”,意思非常明确:朕的意思,吕芳说了,你们看着办

嘉靖皇帝决定让吕芳离开的时候,交给吕芳一张“平安符”,给出交代:

“吕芳,跟着了朕大半辈子,可保你下半辈子平安!”

“严党”倒台,“清流党”一家独大,朝野群臣又有着明显的挑战倾向,吕芳已经无法完成制衡目的;更重要的是,嘉靖皇帝不想把吕芳推到前面,得罪“清流”、得罪群臣。如此,吕芳必定落得悲凉。

嘉靖皇帝的真实意图,吕芳自然清楚,所以他没有分辩更没有祈求,只能下跪告别:

“能伺候主子这半辈子,奴婢知足了。”

进,有权谋、有手段、有后台、有本事才行;退,只需要两个字——看透。

只是,看透了就等于放弃了,放弃了就等于认输了,成年人的无奈就在吕芳离开的决绝上。

不管是《大明王朝》,还是当今社会,谁不是“沈一石”于无奈中挣扎,可这也是活下去的希望和动力;所以,别读懂吕芳,更别学吕芳,那才是成年人最大的无奈——该不该坚持,该不该离开。

夜幕电影网 http://www.shenghuochn.com/lm-3/lm-4/25068.html
免责声明:本站所有信息均搜集自互联网,并不代表本站观点,本站不对其真实合法性负责。如有信息侵犯了您的权益,请告知,本站将立刻处理。联系QQ:242318036
  • 标签:冯小刚电影下载
  • 编辑:李惠利
  • 相关文章